第240章(1 / 2)

与其说是希望,不如说是自己和萧泠彻唯一的联系了,她竟然在奢求着他能够对自己回心转意。

可是心底的一个声音提醒着自己

陌清妤,你的爱不可以如此的低廉

既然他不要自己了,那就活出自己好了,她就不相信自己和孩子不能幸福的生活下去。

一想到这个孩子,陌清妤心中的点点希望又从头燃起。

钟离看着陌清妤表情的一点点的变化,从最开始的从王府中面无表情,到了吃饭时的痛不欲生,再到现在的坦然,这一切的一切,看得让人心疼

而且,她也坚强的让钟离觉得心疼。

“姐,不管你怎么样,我都在你身边陪着你,不管前路如何,我都会陪你的。”

钟离认真的看着陌清妤,说道。

陌清妤发自内心一笑,看来自己,也不是一无是处,也还是有人愿意陪着自己患难与共。

夜晚。

齐王府。

一抹黯淡的背影,寂寥而修长。今天他躲在皇宫一整天,他怕自己回来会撞见了她离开时候的样子

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也对,和自己也没什么关系了。

他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用仅有的时间回忆着自己和她所谓的永远。

他不记得自己曾经和她说过什么海誓山盟,与其说是不记得,不如说是不敢。

“陌清妤,你会忘记我吧?开始你自己的新生活吧?”他拿着她曾经绣给自己的荷包,虽然很丑,但是他却一直带在了身上

这恐怕快要成为自己短暂生命中唯一的一点念想吧!

外面有脚步声。

“谁?”

月如歌缓缓走到了萧泠彻的跟前,看着他如此颓废的样子,心中竟然有些心疼。

没错,她全部都已经知道了,而且她之所以会在陌清妤在的时候出现在了萧泠彻的身边,之死因为他请自己演的一场戏而已。

为的就是让陌清妤死心而已

“你怎么来了?”

萧泠彻的目光还是放在了那丑丑的荷包上,也没有抬头看她一眼

“我来也只是看看你而已,没有别的意思,顺便给你带了一些要,目前能压制一天算是一天吧。”

“谢谢。”

“不必客气。”

萧泠彻没在和月如歌说上一句话,可是月如歌看着他这个样子,却又万千的话想要说

他真的很爱陌清妤。

哪怕是忍痛割弃她,也不愿意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

萧泠彻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月如歌打断“你觉得你这么做,难道不会后悔么?她不会恨你么?”

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眼中尽是无奈,答道“我不后悔,至于她恨不恨我,不重要。”

他的语气决绝到月如歌觉得心酸

“你知道一个女人最怕的和最不怕的是什么吗?”

萧泠彻不语。

“最怕的是深爱自己的人将自己抛弃,最不怕的,是患难与共。”

“我不需要她的患难与共,我只要她一世安好。”

“可是她离开你,真的会安好吗?”

月如歌情绪激动,虽然她喜欢萧泠彻,可是她并不想因为这件事而看着他备受折磨。

可是萧泠彻却异常的坚定的看着月如歌“我做的决定,不会改变。”

他承认自己的确是一个狠心的人。可是他一点也不后悔,哪怕她会恨自己,他也要她周全

这能是自己最后能够给他的。

月如歌知道自己根本劝不住他,只好作罢。正在这时,清九以为屋子里面只有萧泠彻,就闯了进来,谁知道月如歌也在,清九觉得不合时宜,就想要先出去。

月如歌见状,马上叫住了清九。

“等等,我也该走了,你进来吧!”

月如歌礼貌的冲着萧泠彻点了点头,示意自己要走了,萧泠彻也只是微微一笑的应允了。

月如歌走之后,清九才敢开口“殿下,您和月公主”

清九并不知道萧泠彻和月如歌是在演戏,甚至他还在以为,殿下真的要在和月如歌有些什么

“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见萧泠彻应允,清九便接着说道“王妃走了之后,属下一直派人去跟着王妃,怕她有什么闪失,她是和钟离一起走了,现在住在一家客栈里面。”

“知道了。”

原来她是和钟离一起走的,她的身边有钟离陪着,也好

只是清九前来汇报的意思并不只是仅仅汇报一下陌清妤的行踪从而让他放心而已,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给王爷一个后悔的机会而已。

现在去追她,还不晚。

但是很显然萧泠彻并没后话了,只是轻声的说了一句“知道了。”

“殿下!”

“下去吧,本王累了。”

“是。”

萧泠彻一个人躺在了床上,他的眼神不太好了,一下子躺在了床上,被感觉到身下有什么东西个硌了身体一下,他马上翻过身去才发现,原来是一个手镯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萧泠彻知道这是什么。

这是自己送给她的手镯,是那次在启希院的时候自己送给她的

她没有将手镯带走,看来是对自己伤透了心吧?

母亲说,这个手镯要送给自己最爱的女人,他做到了,可是后来呢?

他竟然有一丝丝很自己的母亲,为何要如此对待自己,难道这就是自己唯一的宿命了吗?

他缓缓的睡下,这床上早就已经寻不到她剩下的气息了,也不知道自己明天还会不会醒过来。

他不想醒过来了

自己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

孑然一身,寸步难行。

有时候他就在想,他下辈子会不会再遇见她。

他如今活着,却只能祈祷下辈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